平时只抽5元钱的烟、穿布鞋
2020-01-11 13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焦宝华在被“双规”期间,如实交代了违法违纪事实,并主动交待了向徐某等5人索贿的犯罪事实。新疆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在侦查阶段依法扣押焦宝华受贿款1492万余元。

2008年5月,伊源公司出现严重亏损,为扭转亏损局面,焦宝华安排伊宁市合作区递交提案,由财政给予奶价补贴,并亲自主持市委常委扩大会议,通过了该提案。因他害怕补贴过多引起议论,所以补贴金额为每公斤0.2元,伊源公司获得鲜奶补贴330万余元。

2009年6月,伊宁市拟成立小额贷款公司,浙江某投资公司董事长王某看中了这块“蛋糕”,他找到焦宝华表示想在伊宁市成立公司做这项业务。焦宝华满口答应,但他向王某的新公司索要15%的干股,价值1200万元。

2009年9月,焦宝华为了让其占有股份的伊犁蜀东公司能获取土地、欠缴土地出让金,指使李某以缓缴或空头支票支付土地竞拍保证金等形式,使蜀东公司获取4宗土地,共25万余平方米,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。

2010年7月,在一次焦宝华召开的书记碰头会上,他提出将伊宁市合作区投资公司以每亩22万元价格摘牌取得的火车站片区6万余平方米土地,以每亩8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伊犁某公司建陶瓷市场。有两位具体办事的领导在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,焦宝华很恼火,直接否定了两人的意见。

后来,焦宝华利用手中的权力,强行安排土地局、财政局解决此事,伊犁某公司至今未缴土地转让金。2011年3月,伊犁某公司董事长将该公司20%股份送给焦宝华。焦宝华的行为给国家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200万元。

2011年6月17日,焦宝华因严重违纪、违法,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“双规”。

焦宝华案发后,很多人以为,他受贿巨额款项,生活必定非常奢侈。实际上,焦宝华生活较简朴,平时只抽5元钱的烟、穿布鞋,他自称不图物质享受。

办案检察官说:“焦宝华曾经辉煌过,试图将自己的抱负、野心通过办企业实现,他给人以实干家的印象。实际上,他是打着扶持企业的幌子,滥用手中的权力,将国家资金注入自己的公司,企图掩盖罪行。哪知道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在他离任审计时,真相浮出水面。焦宝华曾为伊宁当地的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,客观地说,他是一名具有超前思维及政治智慧的干部,推出了许多好的工作方法,然而因心理失衡,他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。”(本报记者潘从武本报通讯员童文艳)

焦宝华案发后供述,正是财政给予伊源公司的奶价补贴,才使伊源公司挺了过来。

2009年,曾任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副区长的刘有贵,在任期间看到有机会低价获得大幅土地的使用权,很快就办理了辞职手续,开办房地产公司,利用原有职务的关系网,圈了一块1514亩的土地,然后高价转让,从中获得巨额利润。最后他因为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。

经审理,焦宝华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,无视国家法律,利用职务便利及其职务形成的影响力,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共计3465万元人民币,且焦宝华徇私舞弊、滥用职权为其创办并实际控制、参股的公司牟取利益或为其他私营企业谋取利益,致使公共财产、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,也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,其中公共财产经济损失达5372万余元。

为弥补公司亏损,焦宝华先后向徐某等5名房地产开发商索要现金165万元供个人使用。与此同时,焦宝华多次安排伊宁市合作区财政局、投资公司给中洲公司、伊源公司借款用于经营,给国家造成损失430万元。

焦宝华案进入司法程序后,乌市人民检察院领导高度重视,成立了专案组。该院领导要求办案检察官提前介入,引导取证。在法庭审理阶段,公诉人书写的公诉词从预防、教育、惩治等多个角度,剖析了焦宝华的犯罪心路历程,收到很好的法庭教育效果。

2009年,因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,伊源公司持续亏损,伊犁州政府下发了要求各地财政按照每公斤0.2元或0.3元给予鲜奶收购补贴的文件。同年7月,焦宝华意识到不提高补贴还会继续亏损,便擅自将奶价补贴提高到每公斤0.5元。从2009年7月至2010年11月,伊源公司获得鲜奶补贴1481万余元,其中焦宝华擅自提价部分为592万余元。

2008年,焦宝华指使伊宁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李某(另案处理),对伊犁仁和公司持有的康达面粉厂土地,少收土地变更用途出让金差价共计132万余元。他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,此前仁和公司给中洲公司借过款。

焦宝华任市委书记后,形成了自己的办事风格和处事原则。只要他认定的事,不允许任何人提出质疑,一旦有人议论,就会招来一顿臭骂。

2012年4月27日,焦宝华因犯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被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一审宣判后,在上诉期内,焦宝华没有上诉。

检察官提审焦宝华后发现,焦宝华有强烈的、绝对不能容忍失败的虚荣心,他更注重享受成功的喜悦。然而,他选择的梁某等人,没有为他管理好公司,特别是眼看着自己的公司亏损,他不惜利用职权,用国家资金扶持。如果刚开始他能够收手,或许不会给国家造成那么严重的经济损失。正因为他骨子里不服输,无法面对失败,所以越陷越深。甚至有人求他办事,他由原来收钱办事,演变为赤裸裸地向对方索要好处费,并要求对方直接把钱汇入自己的公司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gpfxd.cn江苏省启东市录夯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jgpfxd.cn版权所有